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>> 您现在的位置: 玉田文明网 >> 正文
 
 

玉田青年流浪三年 沧县受助终返家园

玉田文明网·(2011-3-7 8:25:27)·

 

记者 李家伟 王天译 田林 文/图

 

 

核心提示 三年前,一个只能发出“谢谢”声音的流浪汉流落沧县旧州镇北关村外的城墙外,经过村上多名好心人的努力,今年1月份终于成功为他找到了家,重回家人怀抱。 3月1日上午,记者赶赴唐山市玉田县,踏访流浪汉刘晨光的家。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,刘晨光的精神状况已经有了很大改善,刘晨光的父亲刘凤月表示,他们一家将在近日赶赴沧县北关村,面谢那些好心人。

1 村外来了流浪汉

沧县旧州镇北关村是当年沧州古城,后因战乱破毁,残留下破败的城墙。2008年春节刚过,人迹罕至的城墙外“住”进一个流浪汉。这个流浪汉二十多岁,上身穿一件破绿大衣,下身穿一条旧单裤,光着双脚。白天去村里捡一些东西吃,晚上就睡到城墙后边的旷野里,刮风下雨都是如此。冬天实在天气太冷的时候,他就到附近的柴草垛里御寒。 这个可怜的流浪汉究竟家在哪里?因何流落至此?面对别人的疑问,这个流浪汉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在别人给他一些吃的东西时,能发出低沉的声音———“谢谢”。你再问他,他还是“谢谢”。 由于这个流浪汉“住”在城墙的一处死角里,而且他轻易不外出活动,如果村上的人不去东洼干活根本看不到他,所以,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人们才慢慢注意到他,面对这个不知家乡何处,又不知自己姓名的流浪汉,附近的村民只能称呼他“傻子”。好心的村民们也时不时地给他拿些馒头等吃食。

2 六旬老人探访流浪汉

今年63岁的宋荣华老人喜欢摄影、写作,还是位热心人。当这个流浪汉的故事传到他耳朵里以后,他心中顿生同情。于是决定去实地探访一下。那是2010年初秋的一天,宋荣华看到流浪汉坐在地上,衣着破烂,身边的一个塑料袋里放着西瓜皮、烂苹果。宋荣华尝试着跟他交流,但也只能得到同样的“谢谢”。宋荣华递上带来的馒头,流浪汉接过去后起身走了。 “傻子也是一条人命啊!”宋荣华心疼了。他决定要向社会呼吁,帮助这个流浪汉找家。他很快回家拿来相机为流浪汉拍照。当天晚上,心里一直放不下的宋荣华再次来到了流浪汉“居住”的地方,他在距流浪汉两米多远的地方躺到了潮湿的草地上,四周是肮脏的污物,蚊叮虫咬,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。特别是半夜时寒气袭人,宋荣华还是没有“坚持”一整夜。 这次“实地探访”更加坚定了宋荣华的决心:一定得为流浪汉找到家,不然的话,这样的生活环境非得拖死他不可!

3 爱心村庄情暖流浪汉

北关村是个4000多人的大村,并不是所有村民都知道这个流浪汉的存在,但即使这样,仍有众多热心村民将一片爱心献给了这个素不相识的人。 宋荣华说,村上有个“老牛小卖部”,老板娘王女士和她姐姐一直关心着这个流浪汉,总是给他送吃的;60多岁的庞大娘几年来总是把家里不用的衣服送给他,还主动为他联系乡镇幸福院,但流浪汉坚决不去;40多岁的庞大婶把不住的旧房收拾出来给他居住。村上的村民们也今天给点儿这,明天给点儿那,惦记着他。 知道宋荣华要为流浪汉找家的消息后,许多人也为此努力,村学校的沈老师主动在网上发帖子;“江义诊所”的庞大夫也主动找宋荣华,商量给流浪汉找家的事。 宋荣华当然也很着急,他将图片和自己写的为流浪汉找家的稿子送到了当地报社,还通知了省电视台。

4 流浪汉辗转寻家成功

媒体关注后,宋荣华的手机成为“寻亲热线”,铃声不断。先后有30多拨人来寻找亲人,但遗憾的是,这个流浪汉都不是他们走失的亲人。 2010年12月19日,保定唐县的古先生赶到北关,借着灯光认出这个流浪汉正是自己走失4年的儿子,他千恩万谢地带走了流浪汉。宋荣华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但想不到的是,好事多磨,这竟然是个“插曲”:事隔一天,流浪汉又被送了回来,原来古先生将他带回家中后,经仔细辨认,发现因为认子心切,认错人了。 2010年年底,流浪汉被送进了沧州市救助站。好心人为他奔波的寻家路并未终止。苦心人天不负,2011年1月19日,一位中年妇女来到救助站,抱着这个流浪汉痛哭。原来,流浪汉正是她走失已久的弟弟。宋荣华随后得知,这个流浪汉是唐山市玉田县人,今年28岁,叫刘晨光。初中时辍学外出打工,在天津走失,不知因何流落到北关村。 正月十四那天,一直放心不下的宋荣华与刘晨光的父亲通了电话,得知那个曾经流落荒野的流浪汉已经找回了家的温暖,学会了洗手洗脸,会喊“老妈”、“老爸”,听到这一切,宋荣华十分欣慰,觉得乡亲们的付出终于有了一个好的结果。刘晨光的父亲在电话中一再表达谢意,称这些好心人是孩子的“再生父母”。

5 流浪汉曾是品学兼优好学生

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,已经找到家的流浪汉精神状况怎么样了?3月1日中午,记者赶赴唐山市玉田县窝洛沽镇东左撇村看望刘晨光。他刚刚吃过午饭,正一个人安静地坐在炕上,手中把玩着一台收音机。见到记者,刘晨光小心地将收音机放在旁边,低下头一言不发。“孩子小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啊。”看到儿子这样,坐在一旁的父亲刘凤月尚未开口,已然哽咽。“我的父亲原有两个哥哥,尚未成家便都在解放战争中牺牲在了战场上,而我和小光又是两代单传,一家子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小光身上。小光上小学的时候,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深受邻居和老师们的疼爱,在家中更是百依百顺,从没让他吃过苦。”刘凤月说。 据刘凤月介绍,直到初二之前,刘晨光一直和其他孩子一样,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,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刘晨光性格有些内向,平日不爱说话。“记得初二期中考试,全年级共有268人,小光考了第87名,成绩也算是不错了,家人都对他寄予了厚望。”刘凤月说。

6 性格日趋内向骑车出走流浪

刘凤月告诉记者,刘晨光读初二那年,由于受到一些坏学生的怂恿,期末考试时没有答卷,之后被老师课堂点名批评,“从那以后,孩子的厌学情绪就越来越重,隔三差五地跟我提出退学的想法。为了不让孩子有太多压力,那年暑假,我同意让他辍学。” “辍学回家后,小光的性格变得更加内向,在家中很少主动说话,甚至有时候会将衣服的纽扣系错、将鞋子穿反。再后来,小光开始经常一个人骑车外出。”刘凤月说,孩子的异常变化让他焦虑不安,接下来的几年当中,他和老伴四处寻医问药,然而刘晨光的病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不断恶化。 “有一次,小光骑着新买的自行车去了50公里之外的天津汉沽,在那以40元的价格变卖了自行车,然后乘车去了天津。当被天津市汽车运输六公司的一名警卫发现并告诉我的时候,已经是8天以后了。”刘凤月说,从那以后,他和爱人便刻意看着刘晨光,尽量不让他外出,但却往往力不从心。 “2007年农历二月初二下午两点,小光又跟我要钱,说想出去走走,我没给他,可转眼工夫,他还是骑车子走了。”刘晨光的母亲王洪秀说,直到下午6点时,她才接到刘晨光的电话,说他在汉沽,并且已经买了票,马上就要发车了。 当刘凤月赶到汉沽时,早已不见了刘晨光的影子。之后的三个月内,王洪秀和刘晨光的姐姐两次赶往天津,几乎走遍了天津的大街小巷,然而几经打听,依然没有刘晨光的任何消息。“直到今年1月19日,小光的姐姐把他从沧州救助站接回来,近4年的时间,我们始终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。为了寻找小光,他的母亲精神几近崩溃。”刘凤月说。

7 想赴沧州谢好心人

“小光才到家中的时候,简直和出走时判若两人,不仅头发长了很多,还留起了胡须,如不仔细观察,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的儿子。”刘凤月说,刘晨光才到家中的时候,已经不认识他和王洪秀,直到四五天后,刘晨光才开始主动地叫“爸、妈”,并且能用简单的语言和他们沟通。 刘凤月告诉记者,在刘晨光回来的一个多月中,身体状况始终很差,最近几天还生了痢疾,“现在已经好多了,等再过几天,我们全家一定要赶赴沧县旧州镇北关村,当面感谢宋荣华,感谢一直关心照顾他、为他寻家的所有好心人。”刘凤月说。

 
【 文章作者:文明办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:4064 文章录入:文明办    责任编辑:文明办 】 
 
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
 
机关单位网站
科教文卫网站
企业公司网站
常用网站链接

冀ICP备12007390号 玉田县文明办 邮箱:ytwmb@126.com 电话:6112453 Copyright © 2005-2016

冀公网安备 13022902000137号

冀ICP备12007390号-2